您好,欢迎进入砥洎城景区官网!

旅游咨询Hotline

0356-4813999 

18535665770

  • 您现在所在位置:历史文化 > 历史文化
    张敦仁故事
    发布日期:2018-09-14 11:11:19   浏览次数:309


    宽人屈己

    敦仁天资聪慧,读书特别认真,************,凡是他看过的书都记忆忧新,并能背诵如流,在他几岁时,街坊邻居见到他,都要逗他背一段,他则有求必应,从不闪了谁的脸,背着手,扬起头,“人之初,性本善……”“子曰:学而时习之,不亦乐乎”。那认真的神态,纯真的童音,抑扬顿挫的语调,引得行人驻足观望,赞声不断。同窗学友、街坊邻居,凡提到他的名字,都夸他是个“小天才”、“小神童”。

    张敦仁为人友善,以诚待人,心胸豁达。在学堂里,如果哪位学友不懂的学业,他会自觉去帮,哪位学友受到老师的责罚,他会主动安慰,哪位学友家贫缺少纸张笔墨,他便把自己的送于急用。当然,学友们都把他当作亲兄弟看,对这个个子瘦小的学友百般呵护,胜爱有加。

    张敦仁十四岁时,参加童子试(科举中录取秀才的***试),***试成绩一鸣惊人。又经复试九次。次次争先。

    知县王竹崖阅读张敦仁试卷后大喜,他要亲自见见这个小神童。

    张敦仁来到王知县的府下,从进门、施礼、落坐、言讲,仁恭道理,让人喜爱。望着这位貌不惊人,谈吐不俗的小大人,王知县肃然起敬,对他说:“敦仁啊,你的试券出手不凡,可*********。”

    敦仁拱手回道:“大人过奖了,我的同学冯某,文章比我强,他该******。”

    知县说:“他应第二。”

    敦仁着急地说:“不、不,我的朋友成某,也比我强。”

    知县说:“你讲的冯、成两个学生我都清楚,他们的年纪比你大一倍,你何必谦让?”

    敦仁说:“文居其后,名占其先,不妥,不妥。”

    王知县望着这位诚挚少年,爱慕之情打心底而出,说:“那就依你,你为第三名,如何?”

    敦仁说:“谢大人,本应如此。”

    ***试成绩公布在县城的大街上,正如张敦仁希望的那样,他排在第三名。

    事后,王知县对两位学师说:“***试十场,颇费苦心。前三名是张敦仁这个小童生定的。我为啥听了他呢?真是怪事!”

    一位姓杨的学师说:“小童生实意,老父台虚心,国之大幸也。”

    从此,这个故事传为佳话,读书人对张敦仁更是刮目相看。

    也是张敦仁严格要求自己,广交通儒,博及群书,求得真才实学,成为后来大名鼎鼎的*********数学家。

    老嫂试才

    张敦仁从小天资聪慧,************,温文尔雅,宽厚仁德。19岁中举,20岁就中了进士。少时父母双亡,由叔父张章抚养。大嫂宽厚待人,对张敦仁以亲弟弟爱护,而张敦仁则尊老嫂为母,时常又相互耍笑,亲如姐弟。

    眼看喜报上门,张敦仁就要远任江西做官。老嫂放心不下,想试试他的才干。

    ******,老嫂急切切地叫来张敦仁,说:“小弟呀,我才蒸的几个泡麦面馍馍不知让谁给吃了两个,哪可是用来献老爷的呀!”

    敦仁不经意的一笑:“吃就吃了,不就两个馍吗?”

    “吃两个馍倒没什么,可咱家书香门第,家中大人小孩、丫环仆人,从来和睦相处,从不猜疑,出了这事,想必有人从中******,坏我家门风,事不从小抓,难道非得出了大事才行。”

    敦仁皱了皱眉头,觉得似乎有些道理。

    老嫂又说:“你成天读书习学,眼看就要出任做官,难道这点小事管他不了?如果没有男人,我一个妇道人家,也要弄他个分明,不过打发几个仆人丫环罢了,现今你在跟前,男人顶门立户,还要女人出面不成?”

    敦仁见老嫂真的发怒,不免心里大不自在,说:“我试试吧。不过不要随便就把人给打发了。人家伺候咱多时,因一点小事走人,总觉得不仁义呀。”

    老嫂坐在椅子上只管生气。

    敦仁问道:“馍是什么时候丢的?咱家都来过什么人?”

    老嫂说:“就不到一顿饭功夫,家里除了咱自己,就是几个丫环。我也迷茫,猫狗也没见进来呀?”

    敦仁思索了一会,说:“你没吃我没吃,肯定是丫环,你吧两个都给我叫来。”

    老嫂说:“敦仁呀,是与不是,你可不能打呀。”

    敦仁说:“嫂呀嫂,我走路都怕踩住个蚂蚁,打人干啥?”

    说话间,两个丫环被叫进门来,一对儿站在门里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手拽衣裳襟,抿嘴不自然的笑笑。

    敦仁问:“你们笑的为甚?”

    两个丫环低头不语。

    “为甚不说话?”

    还是不语。

    敦仁说:“我道要看看嘴让糨给粘住不成?”

    说着,端来两半碗清水,让两个丫环漱口后,一人吐到一个铜盆里。

    丫环照着做了。

    敦仁往盆里一看,正要说话,老嫂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,两个丫环也笑了起来。

    敦仁莫名其妙,一时发愣。

    老嫂说话了:“我就知道小弟真有本事,果然不凡,能行,能行!”

    两个丫环一齐道着万福说:“恭喜老爷,贺喜老爷。”

    敦仁问老嫂是怎么回事。

    原来,老嫂早想试试小弟的才干,想出了这么个法子,让一名丫环吃掉一个馍馍,欺哄敦仁破案,而敦仁让人漱口,吐出的漱口水一目了然,怎不让老嫂高兴呢。

    故土难舍

    在他上任之时,官府着人到家接他,来人进得院门,张敦仁正和嫂嫂在院中嬉戏玩耍,使得来人不解,就连轿夫也想“这等小孩,如何做官”。

    途中,两个轿夫欺他年轻,想耍笑他一番。俩人抬轿时,不是前后颠,就是上下荡,把轿里的的敦仁折腾得够呛。敦仁知道他们的用意,想法治治这两个轿夫。他拨开轿帘,看到路边有人修房时捣下的糊砌(土坯),就招呼停轿。下得轿来,敦仁面对故乡,久久相望,又面对糊砌,长叹一声,命轿夫将糊砌搬到轿内。

    轿夫不解,问:“老爷,搬这糊砌疙瘩有何用处?”

    敦仁说:“唉!,想我小小年纪,就要赴任做官,已是朝廷之人,行动不得自由。此处到江西有数千里之遥,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一看,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故土难舍呀。所以,搬得几块糊砌,摆在到任之处,我看到它就像看到了家乡。”

    轿夫无奈,只得往轿里搬。才搬了两块,轿夫就问:

    “老爷,这得搬几块?”

    “搬吧!尽管往轿里搬。”

    轿夫搬了一块又一块,眼看轿里已快占满一半,轿夫又问:

    “老爷,你看这……”

    敦仁一看,说:“行了,咱们走吧。”

    敦仁坐进轿里,两轿夫用劲才抬了起来。过沟,上坡,把个轿夫累得大汗淋漓,气喘呼呼。此时,两人悟出个中道理:

    “原来老爷见我们欺他年小,抬轿时荡来颠去,老爷想的法子治我们吧。”

    前头的问后边的:“老兄,抬得动吗?”

    后边的答前头的:“老弟,抬吧,谁叫咱太能呢。”

    敦仁在轿里不动声色。

    又过了一阵子。

    前头的跟后边的说:“老兄,实在是抬不动呀。”

    后边的答前头的:“老弟,我就比你强吗?快给老爷认个错吧。”

    两轿夫放下轿子,跪在轿前,连声祷告说:

    “老爷,小人知罪,小人知罪了……”

    敦仁拨开轿帘说:“两位轿夫,你们抬得好好的,哪来罪过呀?走吧,赶路要紧。”

    两轿夫磕头求饶地说:“老爷,小人再也不敢了,快吧那糊砌搬下吧!”

    敦仁见他们服软,就饶了他们。

    两轿夫急忙往下搬,眼看就要搬完了,敦仁说:

    “哎,哎,我说你们怎么给我搬完呀?故土难舍,故土难舍,总得给我剩两块吗。”

    两轿夫无奈,只得又往轿里搬了两块,问敦仁:“老爷,行吗?”敦仁点点头。

    后来,两轿夫一路上规规矩矩,再不敢生什么圪枝了。

    烧饼认父

    张敦仁在杨州任知府时。期间洪泽湖涨水,漫淹高宝等湖,直注运河,东岸决堤,数州县成为泽国。敦仁下令戡查灾情,开仓放粮,秋后补仓。这一举救活数十万灾民,威信大振。

    期间,路上有一对夫妇,男人抱着一个两三岁的男孩,步履艰难地向扬州城走来。忽然,女人跌坐在地,喘着气说:

    “我一步也走不动了……”说着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    男人急忙过来安抚。原来他们是一对逃难的夫妇,已经两天水米没打牙了。

    这时,后边来了一位赶车的汉子,年纪比那对夫妇的男人稍小一些。这男人急忙向推车汉子求告说:“兄弟呀,我夫妇两天没有吃饭,行走困难,求你捎我们一程吧?”

    这汉子眼珠在哪女子身转来转去,说:“行吧,车小,货重,只能捎一个人。”

    男人点头作揖,满口说:“好,好!”

    扶女人坐到车上,孩子让女人抱着。谁知那汉子“叭、叭”两鞭,牲口撒欢似的跑了起来,男人在后边紧追慢赶也无法追上。

    进了扬州城,男人沿街问询,才得知那个赶车的地方。

    见到赶车的,自己的女人也在跟前,男人赶忙道谢,要接老婆。不料那汉子大声嚷嚷说:“这哪里有你的老婆,快走!快走!”

    男人说:“哪就是我的老婆,还有孩子……”

    汉子说:“哈哈!哪是我的老婆,走你的吧!”

    男人说:“分明是我的老婆,怎么被你捎了一程,竟成了你的老婆?”

    争吵之中,门口围了一大堆人,见两人不可开交,一位长者说:“两位别吵,问问那女人是谁老婆不就行了。”

    两个男子都说:“行!”

    谁知一问,女人竟说是那汉子的老婆,把个男人气得大眼瞪小眼,怎么也说不出话来。哭着向围观的人群诉说缘由,一时难分真假。

    还是哪位老者说:“难说,难说,还是见官去吧。”

    两个男子带着一个抱着男孩的年轻妇女来到府衙,知府张敦仁坐堂审理。

    年长的男子说:“我求你他帮我拉老婆,谁知他赶车就跑,把我甩开,硬说车上的女人是他的,求老爷给我作主”。

    年轻的汉子说:“明明是我的妻子,他来讹我,不信你问这个女人”。

    敦仁问那妇女,妇女指着年轻的汉子说:“他就是我的男人。”那汉子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。

    年长的男子呼天喊地,大喊冤枉,气得干急没法。

    敦仁看看男子,看看汉子,看看那女人,再看看不懂事的孩子。正在一时拿不准主意时,忽听衙门外有“烧饼”的叫卖声,即命衙役到街上买回一个火烧。

    敦仁拿着火烧,走到哪个小男孩的面前,在自己的鼻子前闻闻,又弯下腰在小男孩的鼻子前嗅嗅,问:“小娃娃,想吃么?”

    “吃。”小男孩说。

    敦仁笑着将火烧一掰两半说:

    “小娃娃,你吃一半,给你爹吃一半。”

    那孩子拿起火烧直艮艮地走到年长的男子跟前说:“爹,你吃”。

    敦仁立即下了判决,责令衙役打了诈骗者四十大板。那妇女也赶紧磕头祷告,悔恨自己不该一时糊涂,见异思迁。又罚哪赶车汉子十吊制钱,与夫妇俩生活所用,让年长的男子领回妻子。围观群众无不拍手叫绝。

    买牛卖牛

    张敦仁任苏州知府时,适逢江南大 旱,田地干裂,禾苗枯死,赤地千里。

    一日傍晚,几位友人来府拜访,茶饮畅谈之际,无不说起旱灾严重,以至农民为求活命,不得不卖掉耕牛。张敦仁大吃一惊,询问是否真实,友人都说:确实如此,苏州城外的骡马市场上,卖牛者甚多。

    第二天一早,他微服便装,不坐轿子,不带随从,只身一人走出城外转悠,果真发现卖牛者甚多。有经牙行过手的,有直接和买家讲妥的,价钱高低不一,但确实都是低价出售。一位老者卖掉牛后,一只手拿着卖牛的铜钱,一只仍旧牵着牛缰绳,满眼含泪不忍放手。一位农夫卖了牛后,求买主稍等,买来两个烧饼喂牛吃下,眼睁睁看着买主牵牛远去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。还有一处,更让人心酸,一位长着络腮胡子的大汉和一个买主***价还价,脸红脖子粗。大汉说:“我的牛膀大腰圆,四蹄有力,确是个干活的,你就多赏俩吧。”买主说:“我已经让的不能再让了,卖就卖,不卖拉倒!”身边的妇人和满头白发的老丈眼泪汪汪,老人说:“咱不卖了,这是糟蹋咱的半份家当呀……。”大汉拳头捏的咯咯响,半天嚷出一个字来:“卖!”扔掉缰绳,拽过钱袋扭头走了,“败家子呀——”老人呼天喊地嚎着……。张敦仁不免也伤心落泪。

    回到府衙,家人端来饭菜,张敦仁却怎么也吃不下去,农夫买牛的凄惨场景一幕幕在他的眼前浮现。“牛啊牛,农夫的半份家产,卖掉耕牛.来年春耕怎么办?”他苦思冥想,想出一个办法:把生活确实困难的农户家的牛收来,农户可用所得的银钱度荒,明年春天再让他们原价赎回去。可这需要一大笔钱财,从那里起土呢?

    张敦仁立即让召集府内大小人等,说是旱情严重,天灾难却,要他们到大户商家募捐银两,明春即还。

    张敦仁为官清正廉洁,平易近人,苏州百姓对他早有敬意,更何况大户人家,商贾买卖人,听说张知府张大人提出募捐,不说是一呼百应,也算都给个人情,没多有少,即捐得一批银两。随即,责令衙役张贴告示:牛是农家宝,耕田离不了。卖牛不是法,家道衰落掉,度灾收耕牛,价格很公道。春暖花开时,赎牛凭条条。

    一纸告示,赢得万民相应。张敦仁让办事人员一家一家登记,户主的姓名、住址,牛的毛色、口齿等样样纪录清楚,到来年春耕时节,凭此卖牛契约,前来原价赎牛,进行春耕生产。

    “张敦仁为官 ,心中常想着老百姓 ,故政声远扬。”此一事深得民心,更体现张敦仁体察民情,体谅民意的拳拳赤子之心。

    浪打书稿

    张敦仁自幼好学,尤其是他 的记忆力很强,人誉他能过 目不忘。从政期间,仍手不释卷。罗士琳说他“生平实事求是 。居官勤于公事,暇即力求古籍,研究群书,虽老病家居,亦不废学。尤嗜历算 。”

    乾嘉年问,随着中学、西学之争及“西学东源说”的倡导,传统数学的复兴之潮滚滚而来 ,许多数学著作得到重新整理出版 ,***证注释之风盛行,并在此基础上有了不少新的研究成果与创造。

    张敦仁为一有识之士,更是对祖国的文化遗产酷爱有加。《缉古算经》是我 国古算名著之一,是初唐时******数学家王孝通的精心杰作。全书共20题,其中 19个题是采用带从开方法(包括开平方,开立方 ,双二次方)求解 的。

    用代数方法解三次方程 ,不仅在中国现有典籍中是***早的 ,就是在******数学宝库中,它也是***古老而珍贵的。该书由于“术意隐秘,学者极为难通晓”,深奥难读,更由于明代不重视 “实学”,所 以到明末清初时,能读懂该书

    的人已廖廖无几 。为振兴民族文化之需要,张敦仁开始了苦心研究《缉古算经》的漫长之路。

    嘉庆六年(公元1801年),他出使崇 明岛期间,正是他潜心研究《缉古算经》之时。身带职责的压力,******上的种种应酬,地方绅士大户的来访,常常使他不能静下心来。为了研究学术,他经常挑灯夜读,直至五鼓天明。熬夜又使他白天两眼发红,精神不振。所以,他常托故谢绝种种应酬 ,摆脱干扰,专心攻读。

    时值辛酉仲夏,一次,几位友人邀他到海边观潮。滚滚的潮涌,博大的气势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心情,却无意中得到了一点启发。在此以后,不论绅士大户,还是亲朋好友,很难见他一面。中午有人来请,衙内人士说:“张大人观潮去了。”傍晚有人来约,衙内人士说:“张大人观潮去了。”人们提前预约,凡是无关紧要的应酬之事,都会听得一句:“张大人要观潮去了。”时间长了,人们发现张敦仁这个嗜好有点怪:初一、十五潮涨潮落可观可赏,怎么平常的潮水也使他这么着迷,是什么原因让张大人对观潮这么热心呢?

    原来,为了挤时间研究,他借故到海边观潮,躲出公衙 ,到海边寂静处全神贯注地读书。

    太阳暖洋洋地晒着,海风轻轻地吹着,在如此惬意的环境中,张敦仁抛却所有,潜心研究自己的学术。潮水涨起 ,渐渐浸湿了他的鞋袜,他全不在意 ,直至飞来的浪花打湿书稿时,才惊呼而起:“谁人无知,为何打湿我的书稿?!”望着白茫茫的海面,涨潮的浪头此起彼伏,四周只有波涛的吼声和海鸥的鸣叫声,哪来什么人儿,他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。收拾书稿,找块僻静地方,又继续钻研起来。

    张敦仁的研究工作是非常艰辛的,他用中国的天元术注解《缉古算经》20问,如实地验证了各题所答的数据,从而清晰地证实了王氏著作的科学性 。张敦仁能用天元术注《缉古算经》,这对我国的另一项伟大创造——天元术重见天 日,做了非常有意义的贡献。

    张氏与李锐相当友善,共读《缉古算经》时,所读原本 ,有术无草 ,词隐理奥,且文中烂脱甚多 ,他们据术补足所有脱漏 ,手写定本刊刻,从此《缉古算经》有 了善本。1803,张敦仁《缉古算经细草》3卷刊出,“其中条理,乃涣然冰释,洵足以发挥古人,箴砭俗学”深受世人瞩目。

    摘自张家庆著作《千年流韵》

    张敦仁的书法作品




    朱文公家训





    分享到  
    

    0356-4813999 

    1853566577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