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进入砥洎城景区官网!

旅游咨询Hotline

0356-4813999
  • 您现在所在位置:历史文化 > 历史文化
    砥洎城防御性规划与功能探析
    发布日期:2018-09-14 14:09:54   浏览次数:259


    山西省阳城县10公里处的润城村,至今保存有一座两万余平方米的古堡寨聚落——“砥洎城”。砥洎城取位于沁河河心一天然大砥石上,三面环水,南依村镇。沁河在这段又叫“洎水”。远望其城,恰如砥柱,巍然屹立,击水中流,因而得名。它以“居住”为本,“防范”为卫,因地制宜地构成住、防合一的聚落体系。本文试从两个层面上,就“砥洎城”防御性规划作初步探析,祈恳专家学者斧正。

    独擅胜场的防御建构——“硬”防卫体系

    城依砥基形势,如龟似鳖,坐北朝南,占地23000m2,周长704m。它依岩为垣,因涧为池,三面环水,形势奇险,为防御之天然屏障。在我国古代以平面作战为主。砥洎城御敌之规划,建构层次也依此规律,由外向内分四级大体呈水平向展开:护河——城墙——街巷——宅院。

    ******层级,沁河天然屏障。

    砥洎城构建选址的艺术别出心裁,择址标准都与现代科学技术相暗合,在意境上追求的是宽广水阔,生机盎然和恰如其分,在视觉效果上给人以美感和享受。它巧借沁河河心一大砥石,使之三面临波,造成得天独厚、易守难攻的地理条件之优势。给入侵者造成天然的地理障碍和心理畏惧因素,民间有句俗话:“宁隔千山,不隔一水。”三面滔滔碧波,胜似雄兵百万,砥洎城巍然屹立,乐在其中,“不怒自威”。给人以凌然不可侵犯之气势。南面城门着陆部分,左右炮台高耸,火力层层封锁,且只占城周的四分之一,“可集中兵力一向”收到事半功倍的防御效果。

    第二层级,城墙整体防御。

    城墙是砥洎城等级******,作用***直接的防御建筑。大凡城墙,砖石砌建,土垒夯筑者屡见不鲜,而在此处以炼铁坩埚筑城,坚固异常,实属筑城史上罕见。其被誉为“水围城”、“蜂窝城”和“坩埚城”既体现了古代此处冶炼业的发达,又记载了民间因地制宜、利废为宝的绝妙创造,设计者虽不见得有什么强烈的环保意识,却体现了恤民之本,简约实用的绝好理念!

    砥洎城南面外墙用青砖垒砌,高约10m,临河东、北、西外墙选用石灰石和河卵石,高约16m。周围内墙多用炼铁坩埚,浆砌一律以石灰和炼铁渣调浆,其坚固程度胜过当今的水泥沙浆,且经过不断钙化愈久愈坚。一行行坩埚纵行排布,虚实相生,整齐而富肌理之美。城墙设有炮台、望楼、垛蝶、藏兵洞等,环城路与城门楼相通,可环城巡视。堡墙一方面“昼防流寇,夜防盗贼”,同时亦防风阻水,承载多种功能。

    南门为其城初建******出口,城门楼三层,高15m,额书“砥洎城”。下层城门洞过道设内外两道城门,其间西侧有门房,外层城门之前原有一道铁闸,58年淹没在“大炼钢铁”的红流中。中层是弹药库,内存大炮、抬枪、鸟枪、火药铁沙,火箭炮、飞碟等传统武器装备。直到解放后依然保存完好。顶层城楼四面开窗,内悬一铁钟,供日常计时,遇匪患报警之用。

    清顺治年间在城北低洼处石坡上,拓出二亩多地,城内居民集资修建了瓮城及北门,即“水门”。使南北脉气贯通,也方便了居民洗濯。门额“山泽通气”即印证了修建的初衷。水门楼为五层建筑,***上层为“祖师阁”。每逢洎水涨潮,波涛滚滚,凌然阁上,观水之浩浩,感人生之戚戚,百感顿生。南北两门,两种营建,两处景致。水门内城壁上次弟密布的小窑洞,为典型的“蜂窝城”,是古时养马和驻扎护城兵丁的地方。这里和城门楼,各处炮楼,环城路浑然一体,护城兵丁的各项活动可与居民无扰。

    城内备有水井、碾磨,在解决居民饮食、饮水的同时亦是防御敌人火攻的考虑。

    第三层级,内环巷道建构。

    堡寨内整个路网布局形似迷宫,与其它官方营建的城堡中严整的道路结构相比,更贴近了自然村落的特点。城内通道错纵排布,自然形成十大街坊。道路皆为“丁”巷,而无“十”字巷口直穿,这是出于防御与风水的考虑。大小“丁”字巷又与内环路、环城路巧妙相连,东西内环路和城内“丁”字路各设一道端巷(俗称袋状路)有进无出。巷道空间曲折多变,处处展示着理性的色彩,显示着“八卦”的神秘。这是一组对外排斥,对内凝聚的路网格局。由于地基局限,建筑密集高大,墙高巷深,街道更显狭窄、幽邃。巷道幅宽较窄,本身就是防御措施之一。各条巷道少有笔直,通过曲折、坡度、宽度等的变化,给人以丰富的方向感和排它性。陌生人乍入其中,百折迂回,如入迷宫。对于熟悉地理的人,此多变的巷道恰又似隐形路标,具有强烈的识别导向性。关键巷内还设有街门和过街楼,有专人把守,层层把关,处处设防,万无一失。

    城墙内侧内环路与各“丁”字巷口相连,并与城墙顶部环城路一同构成双重立体“视控”体系,便于防御和监视敌人,这是重视防御移动性的一种考虑。从分级防御观点来看,也是城内街网构成的更高层次。底层内环路亦可作兵力调动的马道。便于快速直接地投入外围战斗,减少与村内的交叉干扰。

    第四层级,独特宅院串连。

    城内民居整体规划布局形成于明代。其中“张府”、“师帅府”、“鸿胪第”、“张敦仁故居”等皆为名门望族。城内每户门额皆有题字,且书气不凡。院落一般为两进或三进,一律青石叠基,青砖砌墙,灰瓦盖顶。厢房高为两层,檐廊以悬梁出挑;正房呈三层的阁楼,望楼则为四层,明间和稍间封以格扇门窗。宅院以独特的比例创造出宜人的空间气氛,加之门窗、外廊、拱柱、封檐、瓦脊等木石构件的精伦雕刻,更透出几分古朴与秀雅。从安全防卫的角度讲,砥洎城的防御性更注重营造细节上的处理。如封闭内敛的安全感体现在厚高而坚固的住户外墙上,或无窗或只开小窗。由于地界紧缩,院落窄小,数楼并建,亦与防御功能的强化直接相关。有的院落上房角楼高起作“望楼”,兼有看家护院功能。***为绝妙之处在于其院与院之间在厢房或不显眼处留有暗门。街坊内的院落可以互相串通、道路隔开的街坊又有“过街楼”相连。堡寨内院落地下建筑颇多,有的地下建筑深达三、四层,以足踏之嘭嘭作响,证明下面仍是空的,且有通风系统。形成***内层级的立体防御体系。平日各户自成独院,一旦险情发生,则串连成一统,并可转入地下。使局外人看来扑朔迷离,神秘莫测,再加上过街楼、望楼的监控作用,更能有效地牵制来犯者,村民可利用处处机关。保护自己,打击歼灭入侵者。

    安心镇气的精神保垒——“软”防卫体系

    与物质的“硬”性的、实在的防御运作相辅,精神的“软”性的,象征的意识行为,在给予使用者以心理安慰,以及削弱外势的侵犯方面,砥洎城亦自有其道。

    风水经营。

    砥洎城择址于太行、太岳、中条三山之壑,樊河与沁河

    两水之间,四壁青山层层环绕,三面碧水滔滔迂回,为天然之大格局的“风水宝地”。一般而言点穴堪舆讲究“藏风避水”,采取消极的、顺应天时、地利的态度选择风水地。而砥洎城点穴却因地制宜,独创新意。以积极的态度“迎风劈水”,在千米宽的沁河床上,巧借河心一大砥石筑寨建城,易守难攻。其城似龟,金龟探水;其村若凤,凤凰展翅;又如舟船,击水中流;路网布局,展示理性。整个城池东北高西南低,巽门坎主,坐阳朝阴。城内院落皆按八卦方位为序,以及封闭的堡墙,双重的城门,水门的瓮城,皆为藏风纳气之考虑。后加修的水门,也是从风水经营出发,为疏******气而为。风水术的运用,除迷信色彩外,也有不少闪烁科学光芒的内涵。它重视的是选择良好的生态环境,加之有效的地利之优势,使人因借天时在自然万物中获取保障。

    宗教信仰与宗教文化

    砥洎城人稠地窄,院宅密集,但同其它传统聚落一样,庙宇及宗祠建筑不仅未因地基紧缺而逊色,反而数量更多,规格颇高。这是人们于动乱时强烈的求安心理,在精神层面上的恰切表达。

    在这个小小的弹丸之地,分布着“关帝庙”、“黑龙庙”、“三官庙”、“三圣殿”、“土地庙”、“文公祠”、“丰都殿”、“雷神殿”、“黄禄殿”、“文昌阁”、“祖师阁”、“白衣洞”等庙宇,可以说,民俗意义上的各路诸神应有尽有,各司其职,庇佑城寨安康,整个城池弥漫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。同时从庙宇的经营规模与位置安排也可反映出精神上的需求层次。“文昌阁”和“关帝庙”两组规模相对较大的建筑前后相邻,占据着城寨的“中心位置”。如此安排,于前者反映城中众多书香仕族对“文昌公”的崇仰;而后者则表现出寨内人对关公这位心目中的保护神的虔敬。与城寨物质实质上的防御相对应,人们将精神上的安全寄托在关帝身上,突现出堡寨的防御象征。

    《汉书·五行志》记载:“简宗庙,不筹祠,废祭祀,逆天时,则水木不润”。砥洎城人也同样重视对祖宗的祭拜,城中亦有张家、王家、郭家等各族祠堂的分布,显示着宗祠文化的浓重色彩,祈愿先祖的护佑。

    细部精神构件

    堡寨中从聚落到住户各个层次广泛分布着大量形象各异、作用相似的象征性、标志性的精神构件,如铁牛、石狮、石鼓、石匾、泰山石敢当、影壁、鱼跃龙门、风水楼及瓦当、屋脊兽头、门额等多处吉祥纹样,都起着驱邪镇宅和调节气场的作用,寄托着居民期求保佑和禳灾祈福的美好愿望。它们分布在空间的各个节点,无处不在潜福点化,丰富着聚落的精神防卫系统。

    防卫的虚象效应

    这是指通过领域性和可视空间的组织,对建筑外部空间巧妙布局,使居住者产生心理安全感,而使入犯者自生怯恐心理的防御对策。此种“攻心战术”可为今天的建筑设计提供思路,有助于营建人性化的安全防卫空间。

    首先,强调深度围合的聚落防御思想,对砥洎城而言可谓发挥致极。按照美国建筑师简·雅格布斯的理论“密度稀疏并不能保证使居民摆脱犯罪和担心,相反,适当的高密度却能给聚落带来活力。”砥洎城内各院落既互不干扰,又邻里相依,使居民******了无助的畏惧感。

    其次,过街楼、地道、街门及望楼的设置之绝妙,作用正与杰雷米·边沁的“全景监狱”相吻合, 由于入犯者无法确定监视者是否在内,因此他必须将监视当作恒久与******的督察而注意自己的行为。其完美在于虽然无监视者出现,但它在入犯者看来却象时刻注视的眼睛,使其欲为而不敢为之。

    物质与精神双重防御体系相辅相成,创造了“砥洎城”卓绝的文化个性,这珍贵的文化遗产记录着一定时代背景下特殊的建筑形态,故有着非常的研究价值和游览观赏内容。同时在安全防卫方面的探索,对今日之规划与建筑设计有着不容忽视的现实意义。正当我国大规模的现代化建设之际,城镇化进程迅速改变着在城乡面貌,传统的村镇民居正面临着解体的边缘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们或许更应该抽暇回顾一下前人千百年来营建家园的经验,梳理亦保留那些正在消失的财富。


    分享到  
    
    0356-4813999